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陈文帝的皇后沈妙容,不仅贤德也十分狠辣
陈文帝的皇后沈妙容,不仅贤德也十分狠辣

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沈妙容的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南北朝是历史上著名的动荡时期,在这个时期,能够兴文教、建治世的皇帝是少之又少,陈文帝便是其中之一,他承统于危难之际,用七年时间恢复江南国力,创造了天嘉之治的美名,他的勤勉也就是“宵衣旰食”一词的由来,一个男人能成事,当然也离不开贤内助,陈文帝当然也不例外。

这位皇后出身江左名门吴兴沈氏,她是陈蒨的结发妻子,十几岁就嫁给了陈蒨,与其相扶相偕,却因为几本传奇小说惨遭无视,连皇后之位都莫名其妙被一个男人“占去”,可谓惨得“别开生面”,其实,她不仅有襄助帝王的贤德,亦有与小叔子争权的狠辣,她就是沈妙容。

民妇到皇后

沈妙容出生在南梁一个低阶官员之家,父亲沈法深官至安前中录事参军,这个官职是宗室藩王、庶姓持节府等僚属,其官位随府主地位而定,最高不过是六品而已。

后年十馀岁,以梁大同中归于世祖。—《陈书后妃传》

沈妙容在十多岁时与陈蒨成婚,二人婚后生活很是平静,不知是何原因,二人婚后多年无子,而陈蒨也无其他子嗣出生。

高祖之讨侯景,世祖时在吴兴,景遣使收世祖及后。景平,乃获免。—《陈书后妃传》

侯景之乱发生后,陈霸先从南方进讨建康,侯景听闻震怒,他迅速派人前往陈霸先的老家吴兴郡长城县(今长兴县)控制了陈霸先的妻儿和亲属,这之中就包括陈蒨和妻子沈妙容。这无疑是陈家的灰暗时刻,但很快,陈霸先联合王僧辩等勤王军平定了侯景之乱,陈家人得救了,而且因为陈霸先的崛起,陈家走上了历史的前台。

陈蒨的父亲走了,他所能倚仗的自然也就只有二叔陈霸先了,当时,在江陵的梁元帝萧绎想要节制陈霸先,就让他送子侄去江陵,陈霸先便把儿子陈昌和陈蒨的亲弟弟陈顼送去了,而陈蒨就留在了陈霸先身边,帮助叔父处理事务。就在这一时期,沈妙容接连生育了两个儿子,也就是陈蒨的长子陈伯宗和次子陈伯茂。

高祖践祚,永定元年,后为临川王妃。—《陈书后妃传》

陈霸先建国后,封皇侄陈蒨为临川王,而沈妙容自然也就成为了临川王妃,因为当时的皇子陈昌已经被北周掳去,沈妙容就是除了皇后章要儿之外,陈国最尊贵的女子。

当时陈蒨和沈妙容的身份十分“尴尬”,一方面陈霸先近亲中能用的只有大侄子陈蒨,儿子陈昌和二侄子陈顼都被西魏(北周)控制,故而陈蒨在这一时期屡受重用,他的能力和威望都在不断攀升;另一方面,陈昌作为陈霸先唯一活着的儿子,如今却不在陈国,而已经年近六旬,且因多年征战而多病多痛的陈霸先一旦驾崩,朝廷唯一可以拥立的只有陈蒨。这一点陈霸先自己比谁都知道,他频繁遣使西魏(北周)请他们释放陈昌和陈顼,当时的权臣宇文护认为陈昌奇货可居,于是表面答应,可就是不行动。

果然,即位还不足三年,陈霸先就病逝了,皇后章要儿召集群臣商议继统之事,群臣大多数都提议由陈蒨即位,她心里并不想陈蒨即位,但陈昌人在北周,也无计可施,只得同意由陈蒨即位。

陈蒨即位后,尊叔母为皇太后,封沈氏为皇后,与齐明帝不同,虽然都是旁支继统,但是陈蒨并没有追尊自己的父亲为帝。沈妙容得封后位,长子陈伯宗被封为皇太子,次子陈伯茂被封为始兴王。始兴王是陈霸先登基后追封给陈蒨的亲生父亲陈道谭的封号,陈蒨如此安排就是为了让次子奉祀亲生父亲一脉。

追赠后父法深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封建城县侯,邑五百户,谥曰恭,追赠后母高绥安县君,谥曰定。—《陈书后妃传》

陈蒨登基后,老丈人和丈母娘都已经去世了,但哀荣也是不能少的,不仅如此,还把自己的大舅哥沈钦封为建城侯,几年之内不断封官进爵,成为了沈妙容身后重要的倚仗,但沈钦这个人才能不是很足,只时奉己而已。

陈蒨是南朝历史上难得的治世之君,他在位期间扫除了内乱,并且遏阻了扶持陈昌、进军长江中游的北周军队,他重兴文治,使得江南休养生息,经历了十数年混乱的江南终于逐渐恢复了生机,陈蒨本人勤劳政事,被后人称为“宵衣旰食”,自此这个词汇成为了称赞皇帝勤政的专属名词。在陈蒨在位时期,他的亲弟弟陈顼终于从北周归国,少于宗亲的陈蒨对弟弟很是重用,陈顼本人能力也不错,所以如鱼得水,很快崛起。

作为陈蒨的贤内助,沈妙容安守后宫、教养皇子,与陈蒨相得益彰。这里也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著名的故事—男皇后,也就是韩子高之事,此人的确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也确实是陈蒨的亲信之臣,但韩子高之事的确是古代传奇小说的杜撰,比如唐代李翊的《陈子高传》、明代王骥德的《男王后》,这些传奇小说流传甚广,远甚于史书。实际上沈妙容这个皇后当得好好的,即使有人能威胁她的地位,那也是汪贵妃和孔贵妃,绝不是韩子高。

在面临儿子的婚事上,夫妻二人为陈伯宗选择了出身琅琊王氏的王少姬为太子妃,这位名门贵女在数年后为陈伯宗生下了长子陈至泽,让陈蒨和沈妙容成为了祖父祖母。

与小叔子相斗,惨遭报复的沈妙容

陈蒨的勤政让陈朝国力日升,但也累垮了自己,在位仅仅七年,才45岁的陈蒨就驾崩了,遗命安成王陈顼和仆射到仲举、舍人刘师知等人辅佐皇太子陈伯宗,群臣追谥陈蒨为世祖文皇帝,新帝陈伯宗尊尊叔祖母章氏为太皇太后,母亲为皇太后,封王少姬为皇后,长子陈至泽为皇太子,舅舅沈钦先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不久又升任左仆射,沈家亦荣光一时。

师知与仲举恒居禁中参决众事,而高宗为扬州刺史,与左右三百人入居尚书省。师知见高宗权重,阴忌之,乃矫敕谓高宗曰:"今四方无事,王可还东府,经理州务。"—《陈书后妃传》

当了皇太后的沈妙容迁居于安德宫,而一场场政坛风波也接踵而来。首先就是刘师知和陈顼的争权,刘师知是文帝重臣,他见陈顼权重,十分妒忌,于是想出了一个主意,当时刘、到二人为了方便处理国事,都入居宫禁,而陈顼则率幕僚居尚书省,刘师知打算矫诏让陈顼归府理事,于是便和到仲举等人商议如何施行。陈顼一旦离开核心决策圈,那政事不就是他与到仲举等说了算,如果成功了,陈顼虽然名义上仍有大权,但就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在谋士毛喜的提点下,陈顼明白了其中关窍,并决定反戈一击,他自己把刘师知叫来谈话,派毛喜前往安德宫觐见沈太后。此时的政局十分微妙,这三人都是文帝留给陈伯宗的辅政大臣,沈太后自然有所顾忌。毛喜询问她是否知晓刘师知让陈顼归府之事时,她口称不知。

在得到了沈太后的回答后,毛喜立刻前去觐见皇帝陈伯宗,问了同样的问题,陈伯宗当然也是如此回答,如此,刘师知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矫诏”这个罪名在历朝都是重罪,于是,陈顼亲自前往拜见沈太后和陈伯宗,要求处死刘师知,沈太后当然不希望处死刘师知,不管他是否真的是矫诏,他都是抑制陈顼的一个重要人物,可是陈顼毕竟已经得到了沈太后和陈伯宗的亲口所说不知此事,刘师知之罪是明摆着,没有办法,二人只得同意赐死刘师知。

事发,师知下北狱赐死,暹、不佞并付治,乃以仲举为贞毅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陈书到仲举等传》

刘师知死后,到仲举因为曾与刘师知等商议也要被治罪,但因其为先帝顾命,只是被迁任为没有实权的虚官,并被赶出宫禁,回府邸居住。沈太后和陈伯宗都意识到了陈顼的做大,史书虽未名言,但观察到仲举失权后的种种作为,都像是得到了某种授意。到仲举命自己的儿子到郁前去联络驻扎在京畿的先帝心腹之臣韩子高,打算起兵除掉陈顼,不料被韩子高手下密告给陈顼,事情由此败露。他们二人的下场就不用说了,连到郁都被陈顼杀死,这到郁可是陈顼的亲妹夫,只是顾念妹妹,陈顼没有杀死外甥。至此,陈顼完全掌握了陈朝国政。

后忧闷,计无所出,乃密赂宦者蒋裕,令诱建安人张安国,使据郡反,冀因此以图高宗。安国事觉,并为高宗所诛。时后左右近侍颇知其事,后恐连逮党与,并杀之。—《陈书后妃传》

沈太后十分忧虑,因为在此时,真正忠于文帝且手握重权之人基本已经被陈顼所除,于是沈太后想出了一个并不太明智的招数,那就是通过宦官蒋裕撺掇地方豪强张安国起兵反叛,想要借此徐图陈顼,但此事被陈顼所发觉,并将其诛杀。张安国被杀后,沈太后更加惶恐,为了阻断陈顼彻查,她将身边知道此事的侍从全部杀死,她的狠辣和凌厉也足可见。

皇权斗争的落败者,谁也不也不是真正的赢家

沈妙容和小叔子的几次交锋纷纷落败,陈顼篡位的脚步最终走到了龙椅之侧,而另一个大人物的出现为沈妙容和陈伯宗的失败做了一个最后的场面性注脚。那就是章太皇太后出面废黜陈伯宗,这件事是对陈顼的利好,毕竟章太皇太后的身份最适合做这件事,而且这也是这位老者对陈蒨的报复。

当年,章氏虽然不十分情愿陈蒨即位,但也是无奈之举,陈朝上下没有选择,只能如此,所以陈蒨即位的合法性虽弱,但没有引起什么争议,而宇文护却在陈蒨即位后派兵保护陈昌回国即位,章太皇太后自然是喜闻乐见,阔别多年的儿子终于要回来了。可是,陈昌虽然是陈霸先之子,但此时群臣之心已归陈蒨,何况陈昌背后站着的是敌国北周,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皇朝内部纷争,而是陈周二国的争斗,陈昌自恃有北周的强力支持,直接写信让陈蒨退位,语气十分凌厉,大将侯安都十分愤怒,而陈蒨偏偏派侯安都去迎接陈昌,于是,陈昌就溺死于长江。

宣帝即位,以后为文皇后。—《陈书后妃传》

陈蒨间接杀害了陈昌,这是毋庸置疑的,章氏焉能不恨,今日有此机会报复陈蒨的妻儿,她当然也是乐意的。陈伯宗被废,陈顼登基,仿照当年吴主孙皓即位后对待叔母朱太后的办法,将沈妙容由皇太后改为文皇后,意思是,她也是皇后,不过是我皇兄文皇帝的皇后。

沈妙容的长子陈伯宗被废为临海王,两年后就莫名其妙地死了,次子陈伯茂被废为麻春侯,不久就被人暗害,大哥沈钦被贬往外地,恰好当年就去世了(去世时67岁,应为正常死亡),儿媳和孙儿都去了外地,只剩自己孤独的居住在宫中。

陈亡入隋,大业初自长安归于江南,顷之卒。—《陈书后妃传》

这场政治斗争以沈妙容的失败而告终,可陈顼也不是最后的胜利者,不过二十年,陈顼之子陈叔宝亡国,陈朝皇室北迁,都沦为了故国人,好在晚年孙儿陈至泽来到了祖母身边,算是让沈妙容老怀安慰了。这位故国皇后颇为长寿,活到了大业初年,因为陈叔宝的女儿陈婤得宠于杨广,杨广下令让陈氏子弟为官,并让那些故国人自由选择出路,沈妙容选择了落叶归根,返回了江南,不久就在故乡的山水间离世了。

总结

叔嫂斗争在皇家并不罕见,但好像除了慈禧太后斗败了奕訢,鲜有听闻嫂胜而叔败。沈妙容预见到了陈顼的做大,努力维护丈夫和儿子的江山,这是无可厚非,可奈何她政治能力有限,终究不能战胜心思深沉的陈顼,何况她上面还有一个厌憎于她的叔母,她尽力了。不过,历史就是如此神奇,陈顼也像哥哥陈蒨一样,只得了两代江山,儿子陈叔宝比起侄子陈伯宗还要逊,留下了千古骂名,这或许就是历史特有的喜剧色彩。

常州唐玺建材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常州市武进区礼新路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