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柳敬言是位怎样的皇后?她与陈顼的感情如何?
柳敬言是位怎样的皇后?她与陈顼的感情如何?

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柳敬言的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南北朝是个纷乱的年代,朝代政权交替频繁,南北长期对峙。历史上把宋、齐、梁、陈这南方四朝称为南朝,今天咱们聊到的这位,她生活在南朝末期,聪敏贤惠,却无奈生了个不成器的儿子。她就是南朝陈宣帝陈顼的妻子——柳敬言柳皇后。

出身显赫之家

柳敬言出身河东柳氏,这是一支在汉魏晋时期,便颇有名声的家族。到了南北朝时期,柳氏家族出了不少杰出人才,比如柳敬言的曾祖父柳世隆,担任南朝宋、齐的要职,病逝后被追赠司空;爷爷柳恽出任南朝梁的重要职位,去世后追赠侍中、中护军;父亲柳偃倒没有担任什么要职,不过他娶了公主——南朝梁武帝萧衍的女儿长城公主,成了驸马都尉,柳敬言便是柳偃与长城公主之女。

公元549年的侯景之乱后,柳敬言和弟弟前去依附舅舅梁元帝萧绎。长城公主与梁元帝的关系应该还算不错,柳敬言姐弟前来投奔,梁元帝对他们诸多关照。

侯景之乱,后与弟盼往江陵依梁元帝,元帝以长城公主之故,待遇甚厚。及高宗赴江陵,元帝以后配焉。(《陈书·卷七·列传第一》)

当时手握大权镇守京口的陈霸先,令梁元帝颇为忌惮,先是召其子侄入侍,后又将外甥女柳敬言嫁给了陈霸先的侄子陈顼,这其中也有笼络之意。

高祖平侯景,镇京口,梁元帝征高祖子侄入侍,高祖遣高宗赴江陵,累官为直阁将军、中书侍郎。(《陈书·卷五·本纪第五》)

梁元帝没当多久皇帝,这场联姻并没有为巩固帝位做出多大贡献,但为柳敬言姐弟铺好了之后的路。公元557年,叔叔陈霸先接受禅让称帝,国号陈,即陈武帝。陈武帝即位后,遥授当时被俘虏至关右的陈顼为始兴郡王。陈武帝即位后没多久就去世了,陈顼的哥哥陈蒨即位为帝,即陈文帝,改封陈顼为安成王,两年后终于从北周归国,与妻子柳敬言团聚,柳敬言也得封安成王妃。

宽容贤惠 令丈夫无后顾之忧

陈顼作为陈文帝的亲兄弟,自北周归来后,得到了重用,多次升迁,到了565年时,陈顼迁任司空,公元566年再加封尚书令,甚至文帝临终前还拜任其为司徒,进号骠骑大将军。陈顼的地位和权势一步步扩大,权倾朝野。

作为陈顼的妻子,柳敬言并没有参与丈夫的太多事,但她贤惠持家,宽容大度,管理好丈夫的后院。

其实在柳敬言之前,陈顼在乡间已娶了妻,即后来的贵妃钱氏。可因为当时柳敬言是梁元帝的外甥女,身份更为贵重,断不能为妾,不得已他将原配钱氏降为妾氏。

公元568年,陈顼以太皇太后章要儿(陈武帝的皇后)的名义废了侄子陈伯宗的帝位,自立为帝,即陈宣帝。册立柳敬言为皇后,同时将原配钱氏册封为贵妃。

柳敬言是一个谦虚宽容之人,对这位原配钱氏颇为礼让,尚方供奉的物品,她把上等的都推让给钱贵妃,而自己使用次等的,对丈夫偏爱钱贵妃也没有太多怨言。

每尚方供奉之物,其上者皆推于贵妃,而己御其次焉。(《陈书·卷七·列传第一》)

柳敬言所做的这一切,不论是真心或是假意,作为在前方争权打拼的陈顼来看,他是十分满意这位贤惠大方的妻子的,夫妻俩的感情面上还是不错的。

她曾力挽狂澜 却挽不起儿子这个“阿斗”

公元582年,陈宣帝陈顼去世,遗诏命柳敬言皇后之子、太子陈叔宝继位。

陈叔宝这个太子之位其实坐得并不安稳,他的二弟陈叔陵一直怀有异心。陈宣帝驾崩后,陈叔陵直接挥刀砍伤了陈叔宝,并发动叛乱,意图谋夺帝位。

危急之际,柳敬言派大将军萧摩诃平定叛乱,陈叔宝虽然在乳母的保护下得以逃出,却仍然身受重伤。此时的陈朝可谓内忧外患,对内宣帝驾崩,朝中刚经历过叛乱,新君陈叔宝又伤重无法理事,朝局不稳,人心涣散;对外,正值隋文帝开国之初,吏治清明,士气正盛,于陈朝是一股巨大的压迫之力。

此时的柳敬言担起了这个责任,她假托陈叔宝的命令,诛杀叛贼陈叔陵,办理陈宣帝丧事,处理百官事务以及定边境防守相关事宜,稳定了陈朝当时混沌的局面,直到陈叔宝身体恢复后,才将大权交回。

好不容易稳住朝政大局,等到儿子顺利交接回大权。谁知,这个儿子却不是个省心的主。陈叔宝的身上兼具了所有昏君的特点:耽于酒色、骄奢淫逸、荒废朝政……甚至当隋军已经到了长江边了,他仍不以为意。看着儿子如此,柳敬言急在心里,几番规劝陈叔宝无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朝一步步走向灭亡。

公元589年,隋军渡长江,攻入陈朝都城建康城,陈朝灭亡,陈后主投降隋朝,柳敬言跟着儿子带着一众妃嫔被俘至长安,她在长安算是衣食无忧地度过了余生,公元615年,柳敬言去世。

柳敬言有不错的政治才能,可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如果生在一个和平安稳的年代,想必柳敬言会成为一代贤德的皇后,甚至留下美名传于后世。然而命运跟她开了玩笑,她的一生跌跌撞撞,起起伏伏。

柳敬言拥有不错的家世出身,可惜小小年纪,父亲早亡,家族皆衰败,她早早地扛起了家里的重担。好在舅舅给她选了个不错的丈夫陈顼,让她对日后的生活还怀抱一些希望。只不过那时环境纷乱,刚甜蜜每两年,丈夫离家,自己成为留守妻子,再一次一个人扛下来所有,独自生子养娃,苦熬了八年,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与丈夫团聚,随着丈夫权势地位上升,柳敬言也过了几年舒坦的日子,虽然有个丈夫偏爱小妾,但这么多日子她都熬过了,恩宠这东西她倒是看得开,过得去就行了,坐稳正室的地位更重要。

这段好日子随着丈夫的去世,也就结束了。儿子陈叔宝即位后的所作所为,不知道柳敬言是否曾产生想将他塞回去重塑的想法?尽管她曾尽力规劝,也曾出手稳定朝局,可终归陈朝江山还是被儿子败光了。

常州唐玺建材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常州市武进区礼新路85号